AiProject

成熟的人,身高168。红茶控。花草茶和果茶也可以。最近在考虑蜜桃乌龙茶和白桃乌龙茶的区别。只给茶水就可以工作一天的奇怪生物。

银行,鳄鱼,凄凉

第一次写文。板子磨合期,以后可能会放图。

三题故事的练习,其他人物及世界观会陆续出现。

原创,是个系列

新故事的前奏。小插曲。

与真实的人物,地点,事件等无关。

欢迎指点。

错别字请包涵。(码字的时候困得不行了)

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向下看吧。

3,

2,

1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灰色的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 陆佰陆拾陆走在前往银行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工作日,路上除了她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快要下雪了。要快点走了。抬头看了看天空,拉了拉围巾,她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中枢控制的世界,虚拟货币被加以绝对的管制,实体货币如果不被转换,在这个世界等同于观赏物。还是在人们知道他们存在的情况下才存在被观赏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边再一次对世界的信息控制系统加以感叹,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实体货币全部转化成这个世界的通用币。

        走过了一间甜品店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想给南笪买点东西。她喜欢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 转身的时候又无奈的想起自己手边只有另一个世界的货币。

        回来的时候再买吧…她默默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 又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不太了解她的口味。

        陆佰陆拾陆想到了这样一个可悲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已经可以看到银行了。在几条街道外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应该感谢世界的协调人,知道设个转换货币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应该埋怨世界的协调人,把转换货币的地方设立在如此偏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外来世界的人真的很少。目前为止常驻人口只有自己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偏僻也存在它的理由。

Was vernünftig ist, das ist wirklich; und was wirklich ist, das ist vernünftig.

        突然想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下雪了。距离银行还有两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 还以为除了塔以外的地方不会存在气候变化或者天气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 偏僻也有着防止银行被这个世界的人发现的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  自己身边的事物都是这个世界做出的伪装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论哪里的雪都是一样的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 银行内存在着这种各样的机器,但作用无一例外,都是转化货币。

        找到转化自己从前世界货币的机器,看着上面不会变动的汇率,微微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 世界不会因为你来自另一个世界,或者你独自居住之类的理由给你优待。

        独自居住,虽然自己是被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人请来的,有住的地方,有他的一少部分遗产,但自己朋友的东西,尤其是这个老头子的东西,还是不怎么想动。

        拿出自己的卡,刷下,查看余额。

        居然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故障了?陆佰陆拾陆把卡退了出来,想要再次尝试。

       身后传来响动。

       某个世界的来客吗?这可是罕见的情况啊。

       回头,却发现除了自己站的这一块瓷砖外,附近已不存在任何落脚点。

       远处的瓷砖仍在一块块下落。

       一片汪洋,自己脚下的瓷砖是唯一的孤岛。

       一瞬间想起了南笪。和蛋糕。

       脚下传来水声。低头,是鳄鱼。

       很多,并且逐渐靠拢。

       啊,我要死了?这是哪个世界的人的恶作剧?

       走马灯放映到南笪的鳄鱼睡衣。

       她怎么喜欢那种风格的东西呢………

       鳄鱼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 Three-six打翻了红茶。

       她醒了。

       身边是没完成的拼图,与某人脱下来的鳄鱼睡衣。

        低血压的大脑想起自己好像是因为虚拟货币花光了,暂时没时间去换,在她家蹭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   然后呢?

       外面下雪了。她换上了奇怪的鳄鱼睡衣,找自己拼拼图。

       再然后呢?

       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,但自己这三天内只睡了八个小时,并且她在自己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好像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 她在哪呢?

       还是说梦里梦外都是自己一个人?

       自己根本没有摆脱那个绝望的世界?

       如果幻觉中也只是自己一个人,是不是过于凄凉?

       我在哪?

       我还是我吗?

       还想接着睡。

       如果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留出的幻觉,那么也只有这个地方最能让自己安心。

       闭上眼睛接着睡,却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 既然这三天一共只睡了八个小时,自己应该可以从现在一直睡到明天早晨。

       几点了?她走了多长时间?还是说一切均是我的幻觉?

       快到晚上九点了。

       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?

       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  困,但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 缺乏某种安心感类似物。

       内啡肽补足剂或镇定剂。随便来一个吧。

       手边除了红茶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 可食用范围内。

       焦虑感。

       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?

       房子的主人,或主人以外的人。

       房间的门被打开,伴随着冰冷的空气。

       房子的主人冻红的脸,厚厚的围巾,栗色的头发上还有未融化的雪。

       手中有两个蛋糕盒。

       “红茶撒了记得擦一下啊……我一个人收拾很麻烦的。”她抱怨一般地说道,虽然她从没有抱怨过任何事物。

       把桌子上的红茶擦干净。

      “这个时间这层好多商店都关门了。啊啊,本来以为很好买的,蛋糕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喜欢不怎么甜的吧?我特意找了那样的蛋糕。”

      “跑了很多家呢。给我心怀感激地吃下去。你这几天好好吃饭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 她从来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抱怨。

       不知道名字的蛋糕的味道很好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刻,自己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 希望这次不会做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   晚安。陆佰陆拾陆心里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 希望这次可以做个这一场正常的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努力做到空两个字的间距┐(─__─)┌
不知道效果如何…

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又重新校了一遍。
果然有错别字(ノ=Д=)ノ┻━┻

 

 

评论